“比起三国,《权力的游戏》只能算小儿科” 尹芳夏与德译《三国演义》

在刘备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就当时而言“过时”的儒家世界;而曹操借着新的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浪潮,成为了一个“暴发户”。

 

尹芳夏花了六年时间翻译《三国演义》,精装本两部合计1752 页。德国媒体期待那是“某种逆向潮流的征兆,来结束140 字的碎片阅读时代”。(受访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1月16日《南方周末》)

在刘备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就当时而言“过时”的儒家世界;而曹操借着新的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浪潮,成为了一个“暴发户”。

古雅的文言文言简意赅,言近旨远。于我而言,一如优雅的化身。

——尹芳夏

为翻译《三国演义》,德国翻译家尹芳夏(Eva Schestag)在苏黎世的罗仁译者之家待过四五个月。译者之家被德媒誉为“苏黎世高地上的巴别塔”,窗外就是苏黎世湖和阿尔卑斯山脉的美景,但对尹芳夏而言,“在那里生活,似乎像一个僧侣”。

将中国“四大古典名著”译为德语非常艰难,《红楼梦》和《西游记》全译分别耗费29年和17年,《水浒传》正在重译。而在S·费舍尔出版社的规划中,德语版《三国演义》是一部“重量级出版物”:如果把书比做建筑物,那《三国演义》就是一座音乐大厅。

尹芳夏总共花了六年时间翻译《三国演义》,精装本两部合计1752页。德国媒体期待:“两本容量均超过800页的作品找到它的读者,也许是某种逆向潮流的征兆,来结束140字的碎片阅读时代。”

三国故事在东亚影响深远,德语世界却未必。尹芳夏形容,德语读者的阅读体验仿佛追剧,“需要些耐心和时间弄懂它究竟在讲怎样一个故事”。

《三国演义》第十八回,曹性一箭射中夏侯惇左眼,后者急急拔箭,没想到一下带出了眼珠,遂一口吃掉,大呼:“父精母血,不可弃也!”再往后一回,可以读到刘安,这猎户没有野味招待刘备,就杀死妻子供食。

因被此类残酷描写震撼,德媒《世界报》评价:“读这本书,就像在读《尼伯龙根之歌》和《指环王》。比起《三国演义》,《权力的游戏》只能算小儿科。”但尹芳夏看到了小说的另一面:“罗贯中总能用一种克制或自若的笔法来保持行文的一贯性。”

翻译《三国演义》要跨越更多文化和时代的差异。诸葛亮发明的“木牛流马”被小说演绎得颇为神秘,小说102回中提及的制作方法寥寥数语,相当晦涩。譬如,&ldquo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