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修复师的精度

“古籍和人一样,因为年岁增长或受保存条件限制,会有‘病痛’。修复它就是要按照‘病情’的轻重缓急,施以‘医治’。”

古籍修复师许彤正在查看即将修补的一页米芾字帖。(匡丽娜/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2月21日《南方周末》)

重庆图书馆西北角的一间办公室里,七个人趴在一张十多米长的朱红色工作台上,整理一些散碎的纸片,许彤用手指轻轻拈起一张千疮百孔的纸片。

这里是重庆古籍保护中心,他们是一群妙手回春的古籍修复师。许彤指着纸片说:“我会让它明艳如初!&rdq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