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盖茨夫妇面前分享抑郁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每年的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世界精神卫生日的成立是为了提高社会各界对精神卫生问题的认识,动员各方支持精神卫生。今年的主题是“预防自杀”。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每年有近80万人自杀,还有更多自杀未遂者。

2019年9月25日,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举办的第三届“目标守卫者”大会上,全场唯一的一位中国代表,分享了自己作为一个深受抑郁症侵袭的患者,如何对抗抑郁症,并推动心理健康在社会层面的普及。以下为她患病5年来的切身经历,希望大家读后能对精神疾病有更多了解和包容,也愿大家更有勇气与精神疾病和谐共处。

编者按:每年的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世界精神卫生日的成立是为了提高社会各界对精神卫生问题的认识,动员各方支持精神卫生。今年的主题是“预防自杀”。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每年有近80万人自杀,还有更多自杀未遂者。

2019年9月25日,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举办的第三届“目标守卫者”大会上,全场唯一的一位中国代表,分享了自己作为一个深受抑郁症侵袭的患者,如何对抗抑郁症,并推动心理健康在社会层面的普及。以下为她患病5年来的切身经历,希望大家读后能对精神疾病有更多了解和包容,也愿大家更有勇气与精神疾病和谐共处。

“什么,你在盖茨夫妇面前做了演讲?”

“哪里哪里,我全身发抖。”

九月是纽约最好的月份之一,天空澄澈,温度宜人。每年这个时候,联合国的所有会员国都会相聚纽约大会堂举行大会年会(简称联大会议),路上随处可见名人政要擦肩而过。

9月25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夫妇在纽约共同主持第三届“目标守卫者”大会,分享全球在健康和发展领域取得的进展,聚焦缩小全球不平等差距的重要性,从而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以及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领袖都出席了活动。

第三届“目标守卫者”大会,心理健康成为聚焦的议题之一 (盖茨基金会供图/图)

我成为整场活动唯一被选中上台分享的中国人,让一行的代表团们开玩笑,给国人争气。

这是一个名为“Younger and Wiser”(更年轻更睿智)的演讲环节,三位来自不同国家地区的年轻人——14岁的Alexzantr,27岁的Elvis以及已过而立之年的我,讲述自己在推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上的故事。

我们用各自方式讲述自己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和承诺。2019年,盖茨“目标守卫者”集中在三个最主要的任务上,女性权益、母婴健康、心理健康。

这是第一次,我在公开场面对几百双眼睛说出了自己长久以来不愿提及的另一面:一个深受抑郁症侵袭的患者,一个不断研究抑郁及精神疾病进展的普通人,一个深度了解中美精神疾病患者需求的记录者,而盖茨夫妇,就在台下第一排。

短短几句发言,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This is my story(这就是我的故事)。”讲完后终于松了口气,在后台迎面遇到正在离席的盖茨夫妇,Melinda对我说了句“你很棒,说得特别好”。我顿在那里,久久才回神,那是对我说的啊?!

第三届“目标守卫者”大会上,作为全场唯一的中国代表,作者分享了自己如何对抗抑郁症,并推动心理健康在社会层面的普及 (袁端端供图/图)

活动结束已经是下午近两点,会场几乎无人提前离席,主办方安排了午餐,人群都朝一处涌去。

可能是作为少见的亚裔分享面孔,许多人迎面走来鼓励并肯定我,让我十分感动。世界卫生组织(WHO)精神健康和物质滥用主任,各地心理健康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哈佛大学教授,甚至明星Lady Gaga的妈妈——她和女儿共同建立了一家公益组织,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都纷纷给我留下联系方式并愿意支持我在中国的倡导。

一时间像是走进了一个共同体,我们的命运被同一个名词系在了一起。

如释重负,又百感交集。

一、陷入困兽

2014年9月,我第一次踏进精神科,找寻自己如困兽般生活的原因。彼时,我的状态十分糟糕,精力匮乏,睡眠极差,记忆力像被偷走般整日浑浑噩噩,消极倦怠,一哭就是几个小时,不知天日。

更加让我担心的是,右侧肢体麻木明显,严重时脸部和头部有麻木感,甚至手指无法打字,可查了各项体征都没有器质性改变,内科医生一度觉得我发生了幻觉,有疑病症。同事也常常说笑,我是最喜欢去雷竞技妙斗鱼S9合作伙伴的人。

只得苦笑回应。

再一次查体无果后,我终于走进广州一家大三甲雷竞技妙斗鱼S9合作伙伴睡眠精神科。那是一个周六下午,走廊里乌央乌央都是来看病取药的患者和家属。因为人太多,在我问诊时,旁边坐着好几个等待插队拿药的病人家属,门是敞开的,中途还时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