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意文物修复交流史
那些残存的颜料和贴金是绚烂历史最有力的物证

在这漫长的文化交流中,切萨雷·布兰迪建立的意大利文物修复理论体系与中央文物修复院的培训模式被引入中国,与中国传统文物修复理念碰撞与融合。

2004年,意大利专家与石质文物保护培训班学员对洛阳龙门石窟双窑洞进行了全面修复。 (受访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11月21日《南方周末》)

在这漫长的文化交流中,切萨雷·布兰迪建立的意大利文物修复理论体系与中央文物修复院的培训模式被引入中国,与中国传统文物修复理念碰撞与融合。

1980年秋天,74岁的切萨雷·布兰迪(Cesare Brandi)受邀来到中国,半个月中,他去了北京、大同、西安、上海、杭州、广州。在西安的永泰公主墓,布兰迪面对着仕女图壁画,几近入迷——“这是所有时代绘画中的高光时刻”,在1982年出版的《中国日记》里,他写道:“波提切利只画出了一次三女神,米开朗琪罗也只画过一次西斯廷教堂的穹顶。”

回过神后,布兰迪环顾四周拥挤不堪的人潮,意识到游客呼出的水蒸气对壁画保存是巨大的威胁。他向当地建议:仕女图壁画一次最多允许20人参观。“毕竟我是以修复专家的身份受邀来中国的。我希望被聆听。”

那时,布兰迪也许没有想到,他的修复理念将在中国落地生根。

早在1939年,意大利就颁布了有关文化遗产保护的基本法,并且设立了中央文物修复院(现为文物保护与修复高级研究院),从事遗产保护研究和高级修复人才培训。在第一任院长切萨雷·布兰迪的推动下,意大利以严谨的方法发展出了这一领域的特殊技能和专业知识。布兰迪的《修复理论》至今仍然是国际社会遗产保护的最重要论着之一。

1970年,中意两国建交,为促进两国文化交流,1978年,双方在罗马签订了文化合作协定。此后开展了持续多年的中意文化交流计划,由中国文化部外联局欧洲处意大利组具体负责。

1983年,北京外国语学院(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意大利语专业毕业生肖萍进入外联局工作,参与中意文化交流计划的制定。“当时是两年签一次,每一次基本是30个文化交流项目,比如中国政府在下一个年度计划中派舞蹈代表团、作家代表团到意大利,意大利则派一个室内音乐团到中国巡演。”肖萍解释。

中意两国在文物保护修复人才培训方面的合作始于1980年代末。中国政府提出合作意向,意大利外交部合作发展司委托意大利中远东研究院(后更名为意大利非洲与东方研究院)作为具体执行方,负责开展与中方的合作。

1988年意大利文物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访问。在洛阳,意大利专家结识了当时在洛阳博物馆工作的詹长法。詹长法和当时在意大利中央文物修复院工作的青铜器修复专家马里奥·米凯利(Mario Micheli)成了三十多年的朋友。后来,他们作为中意双方负责人,牵头执行了1995年在西安、2004年和2007年在北京进行的中意合作文物保护修复培训项目。

1995年至1998年,中国按照意大利文物保护修复模式设立了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现为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对46名中国文博工作人员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培训。随后,意大利中远东研究院帮助中国文物研究所(现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建立起专业的文物保护修复培训机构。

中意两国的合作,为中国培养了第一批现代化专业文物保护修复人员,这些培训班的学员现已成为该领域的骨干力量。

意大利文化遗产丰富,文物保护作为一项重要国策写入意大利宪法。北京外国语大学意大利语副教授李婧敬曾为2004年中意培训项目担任翻译。她回忆在那不勒斯东方大学教学时,地下一层教室里有一段古希腊时期的路基,是建教学楼时挖出的,后来被保留在教室里,学生们就在这样的教室里听课。

“随便一所教学楼可能都是15、16世纪的,你天天生活在这样的楼里,如果要装修你的家,还要报批,(因为)哪个梁、哪个天花板是不能动的。”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育培训学院副教务长张晓彤参与了2004年培训项目的筹备工作。“大家对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投入,如果没有情感的话,不可能延续几十年。国家层面的东西一开始不一定始于国家层面,可能就是一个中国人和一个意大利人,两个老朋友,慢慢不断地推动和运作。”

米凯利被亲切地称为“老米”。张晓彤曾问他,老米你能听懂我们说话吗?老米回答:“你们说得不标准,Zhan(詹长法)说得标准。”大家哈哈大笑,因为詹长法说话带着地道的河南口音。

“人们都说意大利和中国是东西方两个不同的国家,在文化上有着这样那样的差异,但是我跟米凯利尽量做到了互相理解、互相支持。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不可能只靠我们两个人来完成,但是我们用我们的态度影响到了其他的专家和学生。”詹长法在接受一位意大利记者采访时曾说。

据米凯利粗略统计,前后参与该合作的人中,意大利学者总共约有90位,中国总共约有350人参与,中国学员来自中国大部分省份,六七十家中国文博单位参与了培训。除了中国文物研究所、中央文物修复院等中意两国重要文博单位,中国国家文物局也参与其中。这个延续了几十年的合作关系是不可复制的,因为现在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难再有这样的合作。

在这漫长的文化交流中,切萨雷·布兰迪建立的意大利文物修复理论体系与中央文物修复院的培训模式被引入中国,与中国传统文物修复理念碰撞与融合。

“来意大利学文物修复吧”

1988年秋,由青铜器修复专家马里奥·米凯利(Mario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