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人的“在家办公”实验

“企业微信”显示,全国处理消息最繁忙的行业是教育、医疗和政府。

对于阿里和腾讯来说,看上去是“钉钉”和“企业微信”的较量,背后其实是阿里云和腾讯云的比拼。

“我们一直在想5G将会以什么方式到来,但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2月10日,在太行山深处的河北石家庄市井陉县北良都村,北良都小学一名学生在家中利用网络听课学习。 (新华社 张秀科/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2月13日《南方周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刊“疫线报道”)

“企业微信”显示,全国处理消息最繁忙的行业是教育、医疗和政府。

对于阿里和腾讯来说,看上去是“钉钉”和“企业微信”的较量,背后其实是阿里云和腾讯云的比拼。

“我们一直在想5G将会以什么方式到来,但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2020年春节的节后复工,比往年晚了整整8天。

早在2020年1月27日,国务院就宣布延长春节假期,随后各地政府逐步跟进,大部分省市将复工时间定在了2月10日。

2月10日上午8点,早高峰时段,首都北京的交通广播罕见地通报全城畅通。

国贸东三环桥,司机们踩油门的右脚多少会有点不适应——这个限速80km的路口平时连一半速度都达不到,现在稍不注意就会超速。

东三环桥下的北京国贸CBD,仍在疫情中沉睡。因为没有车流,路口的红灯显得时间过长。人流最密集的大北窑公交站和国贸地铁人烟稀少。写字楼一改往日的热闹,仅有的几个白领在前台测量体温后,不想多停留一分钟。

也许是因为SARS时期的恐慌。在北京工作的人似乎对复工更为保守,从依旧冷清的北京国贸再向北30公里,平日里码农遍地的中关村软件园也还在沉睡。2月10日中午12点,往日车流不息的腾讯总部门前只有几个保安驻守,旁边的网易、新浪、联想也是一片冷清。

中关村软件园里以往最热闹的咖啡店和吸烟处,只有寥寥数人。在这片区域工作三年,换了四家公司的程序员于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的工作完全可以在家里完成,在疫情彻底过去之前,哪怕被辞退他也不会去上班。

事实上,相比于中小企业,互联网巨头们的复工计划已算相当人性化。百度、搜狐、美团等多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本周仍以网络办公为主,返岗日期都推迟了17号以后,而腾讯和今日头条,则直接把假期延长到了2月24号。

据58同城招聘近期发布的《2020年疫情对企业复工与招聘影响调研报告》显示,47%的企业将在2月10日复工。15%的企业在2月10日以后复工,仍有27%的企业(截至2月5日统计)还未确定复工时间。

在采取延时复工的企业中,55%企业采取在家办公方式;32%企业休假,有工作响应即可;13%的企业正常休假。这表明,绝大部分企业采取了线上灵活办公方式,而根据58同城招聘调研数据显示,在家办公的企业中,51%属于IT、通信、电子及互联网行业。

很多受访者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在家办公虽然不用上下班通勤、打卡,但也没有了下班时间,随时在岗。

而以阿里巴巴、腾讯为主的线上办公软件服务提供方则普遍发现,客户需求是平时的10倍不止,要维持体系稳定运转“,是一笔天价的开支”。

随时随地“在线”

春节期间,家住山东的孙茜先后收到两条来自公司的开工短信,她供职于深圳南山区的一家科技制造业公司。短信通知,返岗时间从2月3日推迟到2月10日。

开工前,孙茜刷着网络上源源不断的疫情信息,心里止不住地难过,她担心返岗后员工聚集,自己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根据深圳市卫生监督局的通报,2020年2月3日0时至12时,深圳市新冠肺炎累计确诊245例。其中南山区确诊病例最多,达到50例。

但其实对于孙茜来说,推迟返岗并不等于放假。她的团队领导提

出,这一周内要“在家办公”,大家通过“企业微信”App召开线上会议。

孙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早上九点开始,她就一直坐在电脑前办公,爸妈把饭端到电脑桌前,都没顾上吃一口,“活就这么多,哪有可能‘摸鱼’?”

姚辛在中国移动某分公司旗下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公司1200多人仅200人需按时返岗,其余员工则线上办公。

姚辛的老家在山西阳泉市,每逢过年,村里老小都会参与新年表演,儿时好友聚会聊天。而今年,姚辛在大年初一就已经在线上忙着给公司报送疫情进展、员工健康情况等各类信息,有时甚至会忙到凌晨。

“这次在家办公,爸妈都体会到了我工作的辛苦。”他笑着说。

由于不在公司,领导们的电话来得更频繁。姚辛的手指一直在键盘和手机之间转换,打字的同时还得接听领导电话,回复办公进度。“有时候,见面两三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发微信却说不清楚,急事只能打电话。”

往常,9点上班,姚辛总会在8:30之前坐在工位上。在家办公后,姚辛只需要保证在开会时按时接听语音电话就行“,语音会议的好处就是你躺着、站着、坐着怎么接都行”。姚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线上办公的监督不到位,效率完全看个人。对于单身员工而言,姚辛省去了很多家庭劳务琐事,但对有家庭的员工而言,家务、孩子多少会分

散注意力,“非正式的小组会议里,有时候能听到电话里有孩子问作业、说话的声音”。

姚辛也注意到,自从线上办公以后,虽然省去了通勤的时间,午休也可以躺在自家床上,但也没了上下班和周末的概念,没做完的事情该做还得加班加点做,原先的8小时工作制变成了随时随地“在线”。

“上网课的尴尬”

多位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能较快适应线上办公的节奏,因为平常也总是线上协同办公。一位做新媒体的女孩说,现在反而能把以前早上通勤的时间省出来,在家做做运动、准备个营养早餐。

相比而言,挑战更大的是习惯于面对面工作的行业,比如学校。

2月10日,“上网课的尴尬”登上微博热搜。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多地中小学陆续开始通过网络复课,各地的人民教师们将三尺讲台从课堂搬到了直播间,学生则坐在家中通过iPad、电脑在线观看网络课程。

蔡庭是海南某中学的一名教师,她在朋友圈里“抱怨”自己复工的第一天是在更换不同的直播软件中度过的。更换软件后基本能够保障课程流畅,“但课堂效果肯定是没法保障的”。

她回忆,2月10日首次线上课程,频频遇到软件崩溃,甚至老师和学生们一起盯了一上午的视频白板。软件客服只好向用户发送致歉信息:“两亿人同时在线,对整个行业来说还是第一次。”

不同于中、小学教师们的手忙脚乱,校外教育机构早就做好了网络授课的准备。

2月3日晚,广东一家高中培训机构的老师徐彬,收到了公司行政人员规划的网课时间表,计划表中清晰地写好了各科老师的讲课时间及直播房间号。

由于以前是小班教学,线上开课的方式对徐彬来说更简单。他利用软件跟同学共享屏幕,通过语音与学生互动,完成教学任务。由于看不到学生的真实情况,徐彬判断,线上的教学效率跟线下比肯定会差一点。

阿里巴巴旗下办公软件“钉钉”的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抗疫期间,钉钉平台来自教育行业的用户量明显增多,钉钉的视频会议、群直播(在线课堂)以及员工健康智能日报等功能在疫情期间使用频率普遍较高。目前,钉钉直播的老师有六十多万,学生有几千万人同时在线。

根据腾讯方面“企业微信”公布的数据来看,线上复工以后,最爱使用线上会议的城市是北京、深圳、上海、广州;线上开会时间最长的省份是江苏、浙江、山东;使用群主播进行线上培训最多的省份是广东、河北、河南;而处理消息最繁忙的行业是教育、医疗和政府。

腾讯集团市场和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周豫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就腾讯内部而言,员工工作节奏与往常一样,团队、上下级以微信、企业微信和腾讯会议等远程办公产品沟通。有些产品团队在春节一直没有休息。1月20日开始,主动加入这场“战疫”的腾讯团队越来越多,最多时,腾讯内部同时接入远程办公的员工就超过三万人。

需求爆棚,系统承压

突然而来的“在家办公”,手忙脚乱的不仅是白领们,还有线上服务的技术提供商。对于阿里和腾讯来说,看上去是“钉钉”和“企业微信”的较量,背后其实是阿里云和腾讯云的比拼。

“企业微信”提供的数据显示,2月10日上午,它迎来最强大的一波开工、上课需求,服务器请求上涨超过10倍。当天,企业微信还专门为教育行业升级“群直播”的功能。此外,为了保证软件能够正常运转,会议产品“腾讯会议”从1月29日到2月6日,8天扩容了超100万核,足以支持全球5000万人同时在线开会。

阿里“钉钉”的工作人员则透露,为了确保网络通畅,技术人员连续两天在“阿里云”上紧急扩容网络和计算资源,利用弹性计算资源编排服务(ROS)迅速新增部署了两万台云服务器,24小时值班保系统稳定,以支撑用户暴增的需求,最大能支持302人同时进入会议。这一切的背后,“这是一笔天价的开支”,提供给用户都是免费的。

据公开资料,这几天,“钉钉”的下载数量在苹果商城居高不下。“钉钉”于2014年筹备开发,2015年1月正式运营。早期是针对中小企业提供的一种“共创”模式,解决中小企业内部沟通、协同办公的问题。随后,钉钉用户逐渐扩展,目前已基本覆盖全行业。

而“企业微信”最早则是为了企业内部的连接,同时,日常办公场景的需求和痛点也是众多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截至2019年,“企业微信”在医药、保险、汽车、银行、能源等行业的Top10企业的覆盖率平均达80%以上。

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4款产品为疫情期间的线上办公提供服务,在此次疫情期间,各款软件都给出相应的免费权益,目前仅有阿里钉钉和企业微信全部免费。

“哪怕没有这次疫情,移动办公和远程协同也会是未来不可避免的趋势。”阿里钉钉工作人员说。

无论是线上办公,还是在线教育,都在这次的疫情中发现了新的机遇。姚辛所在的公司正积极推动5G时代到来,通过5G无线高速通信传输技术,让传输速率更高,网络时延更低,通讯容量更大,跨域沟通、协同办公将更加轻而易举。

“我们一直在想5G将会以什么方式到来,但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姚辛感叹道。

(应受访者要求,孙茜、姚辛、蔡庭、徐彬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