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贝多芬”潘德列茨基: “广岛的牺牲不会被遗忘”

当地时间3月29日,波兰著名作曲家、指挥家克日什托夫·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在克拉科夫病逝。

“看看一棵树吧。它教导我们任何作品必须植根于土地和空气。没有任何创作来自于无根。这就是我冒险‘回归母体’的原因。在为耶路撒冷建城三千周年而创作的《第七交响曲(耶路撒冷的七座城门)》时,我决心回归至《大卫的赞美诗》。这是多重回归:回到信仰的根源;回到音乐的起源;最终,回到我自己的创作之初”

当地时间3月29日,波兰著名作曲家、指挥家克日什托夫·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在克拉科夫病逝

“看看一棵树吧。它教导我们任何作品必须植根于土地和空气。没有任何创作来自于无根。这就是我冒险‘回归母体’的原因。在为耶路撒冷建城三千周年而创作的《第七交响曲(耶路撒冷的七座城门)》时,我决心回归至《大卫的赞美诗》。这是多重回归:回到信仰的根源;回到音乐的起源;最终,回到我自己的创作之初”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2020年第8期)

2009年4月2日,波兰卢布林,潘德列茨基在一场音乐会上指挥演奏

当地时间3月29日,波兰著名作曲家、指挥家克日什托夫·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在克拉科夫病逝,终年86岁。

作为世界古典音乐领域的权威,潘德列茨基曾被媒体誉为“当代的贝多芬”,“在音乐结构的复杂性上堪与画家毕加索媲美。”

1961年,潘德列茨基以成名作《广岛受难者挽歌》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国际作曲家大奖,成为20世纪先锋派音乐代表人物之一。此后他风格转向,创作了《圣路加受难曲》《第二交响曲(圣诞)》《第七交响曲(耶路撒冷的七座城门)》等代表作,每首作品都饱含着他对人生与自然的深沉思索。

“上世纪80年代大师的《波兰安魂曲》首演,我在现场被它前所未有地震撼了,从来没有哪首古典乐作品给我如此之深的触动,真是改变我人生的一次体验。”得知潘德列茨基逝世,正在居家隔离养病的德国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发文深切悼念,“他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变形’》成为我1995年丈夫绝症离世期间的生命线。在过去的25年里,我有幸首演了潘德列茨基的许多作品。他那惊天动地的音乐语言,他对形式的把握,他深沉的灵魂在他的每个音符中闪耀,使他的作品成为一份献给世界的礼物。认识这位热情栽培年轻人的导师,将永远是我生命中的珍宝。”

作为古典音乐作曲大师,潘德列茨基在大众领域因电影配乐而闻名。他那充满浓重宗教意识和强烈情感的音乐曾出现在2007年波兰电影《卡廷惨案》、威廉·弗里德金的《驱魔人》、斯坦利·库布里克的《闪灵》、大卫·林奇的《狂野的心》和马丁·斯科塞斯的《禁闭岛》等多部作品中。潘德列茨基的音乐四次获得格莱美奖,最近一次是2016年获得格莱美“最佳合唱表演奖”。

1990年代末以后,潘德列茨基经常来中国访问演出,他的作品也成了中国多个交响乐团的座上客,中国乐迷甚至为他起了个昵称“老潘”。“老潘”非常欣赏中国古诗,为此创作了《第六交响曲(中国诗歌)》。这部交响曲共八个乐章,歌词文本选用了包括李白、杜甫、李清照等人的八首中国诗词,在传统西方声乐交响曲的模式中,潘德列茨基大胆融入二胡等中国传统乐器。事实上,深爱中国文化的“老潘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