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新任务:如何防止这五百万人返贫致贫

四川德阳罗江区扶贫局副局长王婷:排查出的相对贫困户数量比预想的少, “是不是把标准定得太严了?”

上海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副教授汪晨:与绝对贫困快速下降的趋势截然相反,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农村和城镇的相对贫困发生率几乎一直处于上升的趋势中。

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张大方:在进入“后扶贫时代”之际,中国扶贫还面临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包括部分贫困群众内生动力激发不够、稳定脱贫机制尚未完全形成等,巩固成果、减少和防止脱贫后返贫是重中之重。

(本文首发于2020年5月21日《南方周末》)

这是天安门广场上红旗飘扬。 (新华社记者 杨宗友/图)

离消除绝对贫困的最后期限还有两百多天,王婷开始接触解决相对贫困的试点工作,她是四川德阳罗江区扶贫局副局长。

用王婷的话来说:农村的绝对贫困人口是没有了,但这部分人和那些略高于绝对贫困线的边缘农户,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稍有不慎,可能会再陷贫困的泥潭。”

“审慎”,这是王婷对试点工作的描述。2020年4月,罗江区被确定为四川破解相对贫困难题的53个试点县(市、区)之一。

在接下来半年的试点期内,这个人口只有二十多万的小城将力图摸索出相对贫困的确定标准和程序。

脱贫攻坚的任务全面完成后,扶贫工作的重心将转向缓解相对贫困,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提出这一命题后,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作了强调。

四川、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山东、湖南等地已就创新相对贫困解决机制展开调研或试点。2020年5月17日,国务院扶贫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主任李富君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说,“这还只是个开始,工作虽已启动,但仍在研究中。”

“焦头烂额”

罗江位于成都平原东北部边缘,总人口25万,2019年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6000多元,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有4600多户,2019年底已全部脱贫。

作为基层扶贫干部,王婷对脱贫攻坚中从识别、帮扶到退出的机制十分熟悉,而对这个解决相对贫困的新任务却有些“焦头烂额”。

“目前相对贫困的探索仍由区扶贫局牵头,制定方案时向人社、农业农村、卫健、民政等部门征求了意见。”王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上面既没有出台具体规定,也没有下达认定标准,我们就只能试。”

王婷认为,之所以选择罗江进行试点,可能是因为人口少、区域面积小,即便试错了,影响范围也不会很广。

德阳市确定了两个试点县(区),另一个是中江县。相比于罗江,中江是人口大县,贫困户的数量在德阳下辖6个县(市、区)中排在前面。在王婷看来,上级如此安排,是为了更好地了解同一个地级市内的不同情况,从而更好更快地摸索出经验来。

王婷记得,为了确定相对贫困的标准,区领导班子开过多次会议,省上也开了电话视频会。上级还专程到下面了解情况,指导区扶贫局制定标准。

谋求共识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过程。王婷介绍,收入是一个主要参考指标。但仅收入一项,国际上也没有通行的标准,有的参考平均收入,有的参考社会成员的中位收入。

经过讨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