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疫苗为何一波三折?(上)

正当人们的心情随着新冠疫苗的进展与挫折而跌宕起伏时,不妨看看另一种更加烈性的传染病埃博拉疫苗的历史。传染病无国界,但传染病疫苗的研发却因暴发时间、影响范围和死亡人数而天差地别。

在刚果(金)戈马,工作人员测量一名年轻人的体温。 (新华社/法新/图)

埃博拉又来了?

2020年6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的在线记者会上表示,刚果民主共和国政府于当日宣布,在西北部的赤道省姆班达卡市附近出现新的埃博拉病毒疫情。该国卫生部提供的初步信息是,截至当日发现了6例埃博拉病例,其中4人已经死亡。

谭德塞表示,这提醒人们,2019冠状病毒病并不是唯一的健康威胁,尽管人们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上,但世卫组织仍在继续监测和应对许多其他的健康紧急情况。

传染病的出现和消失从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

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埃博拉疫情大暴发始于2013年底,这也是自1976年该病毒首次发现后暴发的最大规模且最复杂的疫情。疫情首先在几内亚一个小村庄发生,一名18月大的男童突发怪病,发烧、黑便和呕吐2天后便死亡。但直到2014年3月,才被确认为埃博拉,随后疫情通过陆路边界传到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罕见但往往可能致命的烈性传染病病毒,病毒潜伏期长达21天,通过野生动物传染到人,并在人际蔓延,平均致死率约为50%。

被埃博拉病毒感染后的症状复杂,包括发高烧,伴有乏力、头痛、肌痛、咽痛等,并出现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皮疹等,发病第3天后会出现持续高烧,中毒症状,有不同程度的出血,甚至会出现意识障碍、休克及多脏器衰竭。

自发现以来的四十多年间,埃博拉始终是全球的健康挑战,仅2013-2016年的西非埃博拉疫情就导致了11300多人死亡。和新冠病毒一样,由于没有特效药物,接种疫苗才是保护所有人的唯一途径。

疫情催生疫苗

埃博拉疫苗的诞生看上去是一个传染病大暴发时期各界联合协作的完美案例。

被广为传颂的故事是:2014年,埃博拉疫情再次在西非暴发,全球顶尖科学家再次开始讨论这一烈性传染病的应对方法,其中一位便是加拿大科学家盖瑞·库宾格(GaryKobinger)。他和团队潜心研究的埃博拉疫苗成果赢得了加拿大卫生部门和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的认可,并被多家机构联合开展临床试验。

疫情让临床试验超乎寻常地顺利:

2014年至2016年,西非三国埃博拉疫情末期,该疫苗开始在几内亚进行大规模临床试验,结果证明免疫效果显著,只接种一剂疫苗的五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