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原住民再临“灭族之灾”?
新冠病毒、种族杀戮、伐木开矿

奴役、屠杀以及入侵者带来的多种传染病,导致原住民人口锐减。三百多年前,欧洲殖民者开创的“分封制”“大庄园制”贻害至今,工业化、城市化还以非暴力的方式“虹吸”着原住民的桃源世界。

“只有森林里的原住民,最知道如何利用和保护森林多样性。保护原住民就是保护热带雨林。”

(本文首发于2020年6月11日《南方周末》)

为展现民族风采并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巴西原住民近年来举办了“世界原住民选美大赛”等多项文体活动。 (IC photo/图)

“快看,穿裙子的亚诺玛米女人。”2019年12月,笔者搭乘环保组织的直升机考察巴西热带雨林,一度在罗赖马州(Roraima)北部飞越原住民村落。

每当飞越原住民村落上空,飞行员都会拉升高度,以免干扰他们平静的生活。如今,这片“世外桃源”正遭受一系列毁灭性的破坏。

传染病频频造访

亚诺玛米人原是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原住民之一。据巴西原住民协会(APIB)统计,该国境内只剩下2.7万亚诺玛米人,分布在罗赖马州和亚马逊州(Amazonas)九千多公顷的领地上,大约分为331个“亚诺”(Yano)。

“亚诺”是有亲近血缘关系的亚诺玛米人组成的家族村落。从空中鸟瞰,“亚诺”大约有四五个足球场大小,住所则是由树枝和稻草搭建的环形茅草屋。

亚诺玛米人过着“半隐半现”的生活。2020年4月9日,一名15岁的少年成为该族第一个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例。

“新冠病毒可能将他们(原住民)完全消灭。”圣保罗联邦大学教授索菲亚·门多萨很担忧:原住民的生活方式、普遍缺乏免疫力以及医疗资源的匮乏,多种因素叠加正导致“灭族之灾”。

多数原住民部落过着集体生活。受益于热带雨林丰富的物质资源,亚诺玛米人只需劳作半日就能解决温饱问题。多数时光里,他们聚集在又大又圆的公共茅草屋中,举行宴会舞会、宗教仪式等,这极易导致病毒传播。

2020年3月28日,一名87岁的博拉里(Bolari)部落妇女死于新冠肺炎,参加葬礼的数百名族人中有三十多人感染。

长期与世隔绝的生活,导致原住民群体普遍缺乏对外来传染病的免疫力。16世纪中期,欧洲殖民者带来天花、疟疾和流感等疾病,一度导致95%以上的原住民丧生。

每一次与外界的接触,都可能给森林原住民带来灭族之灾。1960年代,美国人类学家拿破仑·夏侬(Napoleon Chagnon)走访亚诺玛米人部落,被怀疑无意中携带了麻疹病毒,导致大约9%的感染者死去。

“(当时)所有人都生病了,老年人纷纷死去,他们的社会组织和传统技艺也受到重创流失……那是一场浩劫。”门多萨教授如是描述五十多年前的麻疹疫情。

1970年代,巴西政府修筑穿越亚马逊河的北部边境公路,大量工人又带来麻疹和流感,至少有两个邻近公路的原住民村落被抹去。2016年,总人口5.3万的瓜拉尼人(Guaraní),大约有一半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至少3%的感染者死亡。

普遍面临就诊难

原住民分散避疫

新冠肺炎病毒的感染率和致死率更高。据巴西卫生部统计,截至2020年6月7日,已有446名原住民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其中92人死亡,死亡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

“许多原住民未能接受新冠检测就已死去。”一名马瑙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