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试过一千次戏”
演员张颂文成名“前夜”

44岁的张颂文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十年,如今许多戏找他演主角,他却还下意识地想要试戏。图为《隐秘的角落》剧照。 (受访者供图/图)

因为热播悬疑网剧《隐秘的角落》,演员张颂文又一次站到聚光灯下。他上一次成为焦点,是在2019年上映的娄烨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他传神演绎一个置身官场、负责拆迁的建委主任。

其实在《隐秘的角落》中,张颂文并不是主角,他饰演的朱永平,是一个广东水产生意人,和前妻离婚,儿子朱朝阳留给了前妻,又和现任妻子王瑶生了女儿。他没有什么斗志,总是希望在两边找平衡。张颂文在剧中只有几场戏,却让观众印象深刻。儿子诉说心事,认为父母离婚是因为他不乖,错都揽到自己头上。他饰演的父亲听得难过,把脸埋在桌子底下,不让儿子看见。观众看不到张颂文的脸,但被一个父亲的伤心深深触动。被问起这场戏时,张颂文说他怪不好意思的,没有什么独门绝技,惟有“认真听”——听进去了儿子说的话,做父亲的自然会有最真实的反应。如果预设太多,反而会显得假。

有七八年时间,张颂文在圈里被人熟知的身份,是“表演系老师”——他曾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一名助教。但他是一个不喜欢当老师的表演系老师。“就像我明明想打篮球,你却让我当篮球教练,我怎么会快乐呢?但没有人找我打篮球,那我只能选跟篮球比较接近的,用教练的身份在旁边站着,看他们打篮球。起码我依然在目睹这一切,感觉自己没被抛弃。”张颂文说。

张颂文曾经如饥似渴地寻找演戏机会,标准降到“是个电影就可以,不谈钱也不挑角色”。但行业留给这位“戏痴”的机会并不多,有近十年时间,张颂文天天跑场,辗转试戏,留下的却是一段段被忽略、被拒绝的故事。

2020年6月24日,张颂文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专访。44岁的张颂文已经度过了最难熬的十年,开始尝到走红的滋味。自从2017年文艺片《西小河的夏天》上映,找他演主角的剧本就络绎不绝,特别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和《隐秘的角落》之后。张颂文还没适应,就在最近有部电影找他,他看了剧本回复对方:好的,有时间我们见个面,到时候我跟你试个戏。他的经纪团队很诧异,提醒他:张老师,人家是来求你出演这个角色的,你怎么说试戏?“我试过一千多次戏,主动争取角色已经是一种下意识,就觉得,不试戏你就能定我?”说着,张颂文笑了。

他回忆自己试戏时的糗事,笑得比别人都大声,旁观者像“听”了一部长达两小时的黑色幽默电影,其实回头一想,全是辛酸。

“好笑吧?是真的好笑,我身上的故事都是喜剧来的,但其实所有的喜剧都建立在一些很悲催的事件上。”张颂文说。

受新冠疫情影响,从2020年大年初四至今,张颂文都是停工状态,之前谈的所有戏,开机时间都一再延迟。“但我也很习惯这种状态,每天读剧本,每天都在学习,也很充实。”他说。

以下为张颂文自述。

“天天渴望自己能快点老”

我是因为没戏拍,没有生活费用,他们只找我当表演老师,才被迫教表演。有些被我教过的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会说“我是跟张颂文老师学的”。别人问:哪个张颂文老师?他们说:中国最厉害的国际表演工作室。名头就这样传出去了。事实上这个所谓的工作室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就我一个人,一对一地教。

可是,我明明想打篮球,你却让我当篮球教练,我怎么会快乐呢?没有人找我打篮球,那我只能选跟篮球比较接近的,那不就是用教练的身份在旁边站着,看他们打篮球?也挺好的,起码我依然在目睹这一切,感觉自己没被抛弃。

我们在院校里教的那套表演理论就是俄国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也就是俗称的体验派。这套体系是非常扎实的,它传授的是表演的基本功,声台形表。但是,用这套基本功训练,你是不是就可以当一名演员了呢?严格来说不是的,你只是完成了表演行业里最基础的一个训练。真正决定你能不能当演员的,还有很多后天的因素。

我在北京电影学院教了七八年,在表演系当助理教员,不是正式编制,底薪不高。当时我很想出来演戏,因为没有演过戏就去教表演,我认为没有说服力。但是在电影学院当表演助教是很难请假的,又不想丢了饭碗,只能等寒暑假,寒假25天左右,暑假50天。一年只有这两个时间是有空的。我又不是什么无价之宝,谁会整部戏不拍等着我?不可能的。所以导致最后我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拍戏,就这样耗。

2004年,我演了第一部担任主演的电视剧,叫《乘龙怪婿》。那会儿电影不多,电视剧很多,《刑警本色》《黑冰》《黑洞》《结婚十年》《大宅门》《大染坊》《雍正王朝》……那个年代是电视剧的天下。

张颂文(中)的演员生涯始于电视剧,图为2004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