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这头水的那头,有一群有心人
广汽扶贫:农村有广阔天地

“晚上八点半,村民们准备了文艺晚会表演,饭后一起来看吧。”6月22日晚,清远连州市九陂镇联一村党群服务中心打破了白天严肃的办公氛围,摇身一变成为张灯结彩的晚会舞台。晚上八点刚过,现场已有数十名村民围着这个“临时舞台”就坐,当中不少阿姨穿着统一的闪亮舞服,在一旁默默加紧练习。

“联一村庆祝建党九十九周年文艺晚会正式开始!”这个热闹的晚上,有一个人很忙,在说完开场白之后,他马上加入表演中来,站在了前方的领舞位置。这个人不是本地村民,而是广汽集团驻联一村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刘龙腾。

联一村庆祝建党九十九周年文艺晚会表演现场

2019年初才来到联一村的刘龙腾,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已经和村民们打成一片了。这段时间里,在广汽集团资助援建文化室的同时,刘龙腾充分发挥自己热爱跳广场舞的优势,不定期到各个村带领大家跳广场舞,并努力创造为联一村各个舞蹈队展示自己的机会。如今,联一村广场舞队由2支增至4支。

实际上,这里的“异乡人”并非只有刘龙腾。自2016年以来,广汽集团以竞聘选拔的方式,派遣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企业员工,来到连州九陂镇的联一、白石、四联村担任驻村干部。他们不仅带来了帮扶资金,还把广汽集团先进的企业管理理念及方法融入到扶贫工作中。 

“现在这里完全没有贫困村的影子,但是一看以前的照片对比就很明显了,这些都是大家努力出来的成果。”刘龙腾感叹道。2016年起,广汽集团定点帮扶的清远连州市九陂镇联一村、白石村和四联村3个贫困村。经过四年帮扶,累计投入帮扶资金6323.16万元(其中自筹帮扶4474.4万元),233贫困户586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到1.4万元,村集体收入达到30万元。

扶贫干部不易当,谁当谁知道

结束白天的工作后,刘龙腾终于歇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了。然而没过多久,刘龙腾又要离席了。“他刚刚接到贫困户的电话,说是有些急事要处理的,所以就先过去了。”同行的一人提到。

扶贫工作需要有什么过人之处?想必体力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6月22日当天,刘龙腾在结束白天常规工作和晚会主持工作后,并没能直接回家休息,而是开车3~4小时从连州前往广州,准备第二天下午在广汽集团举行的纪念建党99周年暨第二届广汽文化节专题分享会的演讲。 

“这样很累吧,为什么不第二天早上再回呢?”对此,刘龙腾表示,这并非自己第一次连夜开车回广州,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如果白天再回,那么一整个早上都要耗在路上了,晚上开车回就不怕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更好地展开扶贫工作,刘龙腾是“拖家带口”来连州的。2019年驻村工作后,刘龙腾说服在广东省一级小学任教的教师妻子进村义务助教,带着三岁的儿子,和刘龙腾一起来到连州生活。他承认,这一举动确实有“私心”。 

刘龙腾来连州之时,村子里刚建好的达康幼儿园,虽然硬件条件不错,但师资上还是有所欠缺。山区农村贫困家庭出生的他,因为家里穷,对儿时营养不足、缺乏智力开发和为读书费用发愁的那段经历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接任扶贫工作后,高度重视达康幼儿园的软实力。

而刘龙腾的妻子本身学商务英语专业,来连州前是一名小学数学老师,他便打算让妻子每周到幼儿园去义务教孩子们学英语,这样让农村的幼儿教育也能向一线城市看齐。另一方面,刘龙腾也能在工作之余更好地兼顾家庭了。

达康幼儿园 

不过,并非每个扶贫干部都能像刘龙腾一样,在连州同时兼顾扶贫和家庭。父亲节当天,广汽集团驻四联村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霍溥源发了一条“酸味十足”的朋友圈,配文提到“身在山里的老父亲没有礼物收”。

霍溥源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提起当初来连州,霍溥源也直言“给家里人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加之2020年上半年疫情的影响,霍溥源回家的频率也被迫减少了。不过,霍溥源并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我从小也是生活在农村,很喜欢民风淳朴的感觉,当时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所以现在也想帮助生活在农村的人,来到这里从村民身上也学会了很多。” 

霍溥源回忆在这里的点点滴滴,提到此前走访某个五保户时,他的家里无论何时都是收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堪比企业5S水平等级。从此,霍溥源自己也开始向其看齐,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尽量做到井井有条。

当被问到扶贫工作最“心累”是什么时,扶贫队的答案竟然不是家人思想工作,亦不是工作强度和工作压力之大,而是前期的“语言不通和认同感不强”。

“语言不通,一开始真的很影响交流,很担心影响村民对我们的认同感。当然我们还不是最难的一批,第一批成员到来时肯定还面临着更多的难题。”霍溥源表示,连州当地村民很多都是讲的客家话,一开始需要人员帮忙翻译,经过一年多的“锻炼”,尽管现在依旧是不怎么会讲,但是已经能听懂绝大部分的客家话。

曾经有一位村民怒气冲冲地找到霍溥源,说自己的低保被取消了,而广汽集团负责扶贫工作,所以一口认定是霍溥源取消的。后来,霍溥源帮这位村民找到了低保被取消的原因,并且帮助他重新办理相关手续,这一误会才得以消除。

人生有三重境界,可用充满禅机的一段语言来概括: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对于扶贫工作来说,何尝不是需要经历这几个观念的转折?扶贫干部需要做海量工作,才能让当地村民知道,扶贫不意味着大家的生活变得“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并且山更美水更清,生活品质会更好。

“能帮到他们,自然就会得到认可”

从质疑到认可,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可能是一年,可能是一个月,可能是一天,也有可能只需一个瞬间。“真正能帮到村民,他们也就会认可我们了。”霍溥源笑着说道。

6月下旬的一个晴天,扶贫队带领走访人员去了解村里的一些变化,偶尔在路上遇到当地的村民,对方会和扶贫队成员打招呼,而他们也会热情回应。沿着乡间小路,扶贫队来到了四联村的一家便民士多,墙上一行字写着“四联村新时期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项目”。

蓝秀连经营的便民士多 

这家便民士多的老板娘,是43岁的蓝秀连。她是四联村里的一名贫困户,独自一人照顾年迈的家婆和4个小孩。 

前几年,由于小儿子还很小,蓝秀连只能去附近的针织厂做一些手工活,上班的时候也得背着儿子过去。另一方面,蓝秀连的大女儿张紫怡正值初升高阶段,因为家庭困难而萌生出辍学打工的念头。“我肯定不支持她辍学,我希望她能多读书,不要像我一样没怎么读书。”蓝秀连提到。 

基于蓝秀连家庭的情况,广汽集团扶贫队也伸出了援手,决定在张屋村路口为她租一间房,并投入2万元帮扶其开一家“便民士多”店铺,同时在采购等方面帮助小卖部“上轨道”。而对于蓝秀连的大女儿,扶贫队跟她详细讲解政府和广汽集团的助学政策,鼓励并帮助她一起选学校、选专业,最终顺利入读警校。

在这几年时间里,除了“士多老板娘”以外,蓝秀连还兼任送桶装水、手工员、保洁员、养鸡户等多个角色,最多的时候一个人做6份工作,靠自己双手“脱贫摘帽”。如今,小卖部基本上由蓝秀连自己运营,采购等各个方面都是她一手操办。

蓝秀连笑着说,让她真正能够“忙起来”,除了是扶贫队给予的机会和鼓励外,自己也不用带着小儿子四处奔波了。目前,蓝秀连的小儿子已经就读广汽集团全资援建的达康幼儿园,与全园其他90名小朋友一起共度美好童年。

回忆起这几年的变化,蓝秀连感叹道,现在没有以前那么忙了,日子一天天也在变好,“总算是熬过来了。” 

“我女儿去年就开始在学校里面兼职了,很懂事。前两天她刚到深圳实习,现在每月有2000多元的补贴。我那天还给她发了8.8元的开工红包,她收到了之后很开心,微信和我说谢谢老妈。”提起大女儿时,蓝秀连月牙儿似的眼睛无不透露着满足的笑容。

告别“等靠要”,贫困户靠双手“摘帽” 

广汽集团扶贫队在和我们交流中,提到最多的一句话是“希望我们撤退后,贫困户依旧能够靠自己双手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等、靠、要’。”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是广汽集团扶贫干部对贫困户帮扶的原则。在广汽集团扶贫队的帮助下,除了四联村的蓝秀连,联一村的一名贫困户邓海华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邓海华家的房子在几年前进行了危房改造,如今无论是外观还是屋内,房子都给人带来一种整洁舒服的感觉,告别了此前破旧瓦房的形象。

出生于1993年的邓海华吃过不少苦头,15年前父亲去世,令家庭经济陷入困境。初中毕业后,先后在东莞、深圳打工,直到2016年扶贫工作队帮其住所进行危房改造,回家处理相关事宜,这一回就直到了现在,“选择留在家乡,是考虑到我妈妈有精神问题需要人照顾,更是看到了家乡的变化”。

邓海华决定留乡后,在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2017年5月~2019年4月一直到连州市祺连农产品有限公司厨房上班,每个月收入2000多元。后来,邓海华参加连州市九陂镇安排的粤菜师傅培训,并到连州某酒家宵夜档厨房做砧板工。“每个月有4000多元,所以苦点累点没关系,趁自己现在还年轻,可以多储蓄点创业资金,早一点实现自己的梦想。”

看到积极奋进的年轻人愿意回乡发展,扶贫工作队也一直为邓海华的梦想“保驾护航”。扶贫工作队经常举行不同类型的培训,刘龙腾每次看到合适的也会第一时间告诉邓海华。2019年,邓海华先后考取了汽车美容师证和汽车驾驶证,如今晚上上班,白天在村里发展养殖。扶贫工作队还协助其申请小额免息贷款,希望他在带动村民脱贫致富上走得更远。

“我从视频软件上看到有养蜂人在教授养蜂方法,自己也在山上成功实践过几次,希望能开自己的一家蜂蜜店,不过名字还没想好。”邓海华说到这时,忍不住把自家蜂蜜拿出来给我们品尝。蜂蜜水确实很甜,但邓海华不知道,他憧憬未来时的笑容比蜂蜜还要更甜。

授之以鱼”,更要“授之以渔 

尽管早已离开祺连公司,但是提到这段回忆时,邓海华依旧非常感谢这里带给他的不一样的体验,“很难想象家乡的腐竹厂能做到这么高端”。 

祺连公司的工人在车间作业

作为广汽集团精准扶贫产业帮扶项目,祺连是一家豆制品加工厂,通过对当地和其它地区的黄豆黑豆加工生产高品质腐竹,打造完整的“公司+基地+农户”的扶贫产业链,共引入扶贫资金600万元。一方面,祺连公司希望为当地村民带来增收,另一方面也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目前,祺连公司共为当地提供了30个就业岗位,大部分是连州户籍人员,其中广汽对口帮扶村15人,占比50%,贫困户7人,占比23%。

此外,广汽集团也将工业化技术带到了联一村朝阳绿色蔬菜种植基地,智慧农业基地二期主要包含视频监控系统、自动浇灌系统。从播种,到施肥、浇水、除草,再到采摘全过程都在系统监控之下,实现农产品的可追溯。自动浇灌系统减少了早晚各一次浇水的人工成本。

不过俗话说得好,隔行如隔山。从汽车行业到农产品行业,各位“汽车人”难免在发展前期面对“前路迷茫”的局面。对于祺连公司总经理盘文弋而言,技术可以通过外部合作进行“补课”,但是生产和管理的规范化差异,则经历了较长一段时间,真正落实并非说一句话那么简单。 

腐竹生产不如汽车行业有那么多国家标准和行业规范,而是多为小作坊式生产。经过反复调研和商讨后,祺连公司还是作出了从5S入手的决定,“用造汽车的思路去造腐竹”。但是,传统腐竹生产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而且很多工人都是干了几十年农活的人,刚开始不认同这套做法。

汽车行业有句名言:先造人,后造车。为了打破不利局面,祺连公司组织了首批招聘的员工代表到广汽下属企业去实地参观,现代化的工厂管理给了员工们极大的震撼。这次的参观无疑实现了作用,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共同努力,创造一个干净、整洁、安全、舒适的工作环境。

另一方面,为了让员工在管理上有参与度,祺连公司采取由下而上的做法,颁布某个《作业指导书》前,会先让班组长引导员工逐步按要求去做,试行一段时间后根据实际情况作出修订,最终才会正式颁布文件。

“祺连公司成立这几年来,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工厂附近发生山火,其中一些小颗粒飘进了生产车间内。接到报告后,我们第一时间进到提皮车间了解情况,决定将临窗两条提皮槽生产的腐竹全部予以报废。对于不少工人来说,以往小作坊生产中沾灰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借此给员工传递一个信号。”盘文戈提到。

2020 年 5 月,“祺连生鲜生活馆”电商平台正式上线运营。关于今年的发展重点,盘文戈提到,希望在拓宽销售渠道的同时,培养更多的管理和技术人才。

“最大的愿望是,我们离开祺连公司以后这里依旧实现‘自转’,目前也在逐步培养员工发现问题、改善问题的能力。”盘文戈笑言,“我们相信,农村有广阔天地。” 

联一村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