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再融资新规收紧,战略投资者受限
“战投不一定是最好的股权投资者”

监管在堵规则漏洞,为此前宽松的定增新规收紧口子,这对A股的中小投资者而言无疑是一个积极信号。

定增认购者之所以有折扣是因为定增股份存在锁定期,需要给有关投资者以流动性补偿,而如果折扣过低并且锁定期过短,就会产生制度套利。

“战投不一定是最好的股权投资者,而财务投资人也并非无法满足上市公司的需求。”

(小尘4x/图)

修改多次的A股再融资政策再起波澜。

2020年7月22日,凯莱英(002821.SZ)公告了最新的定增方案,历经5个多月,公司的定增对象由知名投资公司高瓴资本一家变更为35名特定投资者,锁定期和定价基准日等关键信息等都进行了修改。

市场哗然,凯莱英原本是2020年初再融资新规发布后,首个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标杆性案例。

五个月前,证监会修订了《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等一系列与再融资相关的条例,定增作为A股规模最大的融资工具,成为此次监管“松绑”的核心。

松绑力度远超市场想象。发行价格从原来的九折降至八折,锁定期从原来的36个月降至18个月,但对能够享受折扣、参与认购的战略投资者追加了明确且苛刻的标准。

各路战略投资者迅速涌入资本市场。截至7月28日,市场新增预案募集资金超过8300亿元。

然而,凯莱英的“出师不利”,意味着这套“史上最友好”的再融资新规,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宽松。

牛市“发动机”

至2020年,定增存在于A股的历史只有短短15年,却与牛市如影随形。

资本市场早期,由于缺乏政策支持,只有极少数上市公司用定增补充资本。2006年股权分置改革厘清后,同年5月证监会颁布《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首次提出上市公司实施增发,可以同时采用公开发行和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定增步入正轨。

至此,上市公司拥有了包括IPO(首次公开发行)、定向增发、公开增发、可转债、配股等主要融资手段。

相较于公开增发,定增的参与门槛更低。上市公司无需满足近三年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6%的要求,而且允许以九折的价格设定发行价,无疑更能吸引投资者参与。凭借上述优势,定增很快超越了公开增发,成为上市公司融资的首选。

海通证券数据显示,2007—2011年间,A股年均定增数目为138家左右,年均定增金额为2686亿元左右,占上市公司股权融资比例的45%。2008年受金融危机冲击,定增项目数与融资规模快速回落。4万亿流动性释放后的2011年,定增猛然间超越IPO,变身上市公司规模最大的融资工具。

如果说早期定增只是政策催生的产物,在2014年的这一轮牛市中,定增已成为市场的主要推手。

2014年5月,证监会公布《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同年11月《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再次修订,这一年不仅中小企业的定增需求爆发,也催生出众多资产重组和并购交易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