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沛理的疫情沉思 | 为疫情期间必须照常上班的人鼓劲打call

疫情肆虐,“在家工作”变成全球采用的抗疫手段。唯一照常上班的是提供“必不可少”服务的人员,英文是“essential workers”,包括从事清洁、保安、运输和医护的人员

疫情期间,女演员莎拉·斯沃曼(或译西尔弗曼)每天傍晚都出现在自家楼梯口,为下班路过的essential workers鼓劲,成为纽约一景。斯沃曼是脱口秀主持人鸡毛(吉米·凯梅尔)的前女友。 (资料图/图)

死于艾滋病的英国导演渣文(Derek Jarman,一译贾曼)说过,每天应该抱着去派对的心情上班(One should go to work everyday as if it were a party)。

这也许是世上工作狂的座右铭,问题是没有受过相关训练的人怎会懂得自我催眠?倘若可以选择,谁又想过“此身非我有”的上班族生活?

哲学家认为,自由有积极与消极之分。在芸芸的消极自由之中,免于工作的自由(freedom from work)罕被提及,但对人类幸福的重要,并不下于免于恐惧或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工作,就是免于被召唤、被差遣和被使用。

美国长篇小说经典《无比敌》(Moby-Dick,一译《白鲸》)充满象征、隐喻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