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隐隐于市
——李渔和他的芥子园

李渔在我国文坛的评价不算高,明人诟病他不殉国,清人诟病他卖文为生,民国人诟病他的戏剧低级趣味,如今还有不少正人君子诟病他祸害少女、物化女性。在我眼里他没那么多毛病,他就是一个有艺术眼光、有创新思维、有实干精神的杂家。他的一生告诉我们,如此烟火气满满的家伙也能做隐士,而且是归隐于闹市的隐士,是为大隐。

隐藏在南京老门东历史文化街区中的芥子园 (视觉中国/图)

余于包邮区诸城,独爱“大蓝鲸”(南京),盖以其有烟火气。

端午时节去老门东闲游。“老门东”指中华门内以东区域,是明清两代南京城的商贸集散地,也是世家大贾聚居地,现已辟为历史文化街区。因正街游客众多,我从东北侧的剪子巷侧身而入——这条长巷其实从来都不以剪刀生意闻名,它本是明代武器库所在地,因囤积大批弓箭,遂被老百姓称为箭子巷,后来武器库没了,“箭子巷”却讹变成了“剪子巷”。

由剪子巷进入老门东,两边尽是传统民居,深檐窄巷,青砖黛瓦,气象森严。左弯右绕之间,无意间眼前一亮,映出一泓碧水,俨然穿越到了一座江南园林之中,胸怀顿时为之一畅。不过绕着池塘转了一圈,发现这座园子未免太过袖珍——苏州的网师园以小著称,占地仅八亩,但比起眼前这座园子大了至少一倍。

因我多年未来老门东,实在不记得此地当年曾有这么一座小园,便信步寻找其介绍,终于在南侧找到一座纪念馆,进门一瞧,豁然开朗,原来这里是明末清初戏曲大家李渔营建的芥子园,史载其占地不足三亩,难怪如此精巧。

芥子园,史载其占地不足三亩。 (IC Photo/图)

仙侣谪凡尘

李渔生于万历三十九年,祖籍浙江兰溪,从小跟随父母在江苏如皋做药材生意。他原名李仙侣,字谪凡,号天徒——这些个仙风道骨的名号缘于他出生时有术士经过,惊为异人,说此儿乃“仙之侣,天之徒”,星宿转世,前途无量,遂以此命名。

既是“仙侣”、“天徒”,那就不能再以坐堂开方的药铺老板作为职业规划了。李家从小把他当知识分子培养,希望他金榜题名光大门楣。李仙侣倒也天分极高,具有博闻强识、过目不忘、下笔千言等诸般神童特质。他从十一岁开始,每年在自家后院的梧桐树上刻诗一首,纪念馆里展示了他十五岁那年的“梧桐诗”:

小时种梧桐,桐本细如艾。

针尖刻小诗,字瘦皮不坏。

刹那三五年,桐大字亦大。

桐字已如许,人长亦奚怪。

好将感叹词,刻向前诗外。

新字日相催,旧字不相待。

顾此新旧痕,而为悠忽戒。

当时的读书人想要跻身仕途就得参加科举考试,李家属于在江苏做生意的浙江人,无法在居住地考试——明代很少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