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正|燕祥往矣不可再得

燕祥是以成为鲁迅事业的后继者自许的。从燕祥的大量杂文作品中,可以看到他确实是像鲁迅那样,总是对有害的事物不遗余力地抨击,为现在和未来不倦地战斗。

著名杂文家邵燕祥(1933-2020)。 (秦颖/图)

燕祥小我两岁,竟先我而去,很觉得悲哀。

我和他1980年订交,四十年来时有交往。现在要作文回忆,真像是一部二十四史不知从何说起。这里只说一点文字方面的交往。他给我的书写过三篇序,多是溢美之词,这里就不引用了。如果引用,这篇文章就会变成吹嘘自己的文章了。我也给他的书写过三篇序,这里倒可以说一说。

1996年纪红兄将黄苗子、杨宪益和燕祥三个人的旧体诗选编为《三家诗》一书,嘱我作序。我在序言中说到燕祥:“他很早即以新诗赢得诗名,旧体诗发表的少,这是他旧诗的第一次结集。以前只在朋友间传阅。看了的都说好,都说比他的新诗更好。对于这种赞扬,他却说‘是含蓄地说我的新诗写得不好’。我要说: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不必具体到某一位诗人,只是一般地拿旧诗同旧诗来比,就是拿一种经历了千百年间千锤百炼臻于成熟的文学体裁来同一种不过尝试了几十年的文学体裁相比,旧诗有一种先天的优势。旧诗格律严,虽说不易学,却又是一种现成的凭借。写新诗却无此凭借,还得寻求和创造新的完美的表现形式,其实更难。鲁迅也以为萧军的旧诗比新诗好。聂绀弩的旧诗集《散宜生诗》比新诗集《山呼》更受人重视,就都是这个缘故。”

1998年花城出版社秦颖先生约我和他合编一部思想者文库,其中就有一本燕祥的《非神化》。我给这本书写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