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大方县教师:被欠工资四亿余,上访被约谈十多次

多位教师表示,近日已经收到了部分补发的津贴。目前他们的心愿是:“把该补的补了,争取把目标考核奖发了。”

高林建了教师维权群,500人的群很快满了。从建群到现在,他被约谈十次以上。他称,此事曝光之后,教师被要求不能转发相关信息。

学生只有在乌蒙信合公司账户上才能取到钱,开账户就要扣钱,50元手续费。“其他的我都能理解,唯独最后给孩子的钱(都要扣),我个人没办法理解。”

早上6点,杨成就去乌蒙信合公司排队取钱。“人太多了,大家都不相信这个公司。感觉放在里面,后面就取不了了。

当地一所小学的聚餐时间。在国务院通报中,大方县截留了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当地学校微博截图/图)

督查曝光是“早晚的事”

2020年9月4日约21时,杨成正在吃晚饭。突然间,同事的一条信息在微信群中炸开:一条《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的链接映入杨成眼帘,他顿时有些激动,觉得“老师的工资应该有望了”。

31岁的杨成是大方县的一名中学老师,今年是他教书的第4年。他所在的学校有一百多位教师、两千多名学生。他告诉南方周末,该校从2018年3月就开始拖欠工资,2019年最为严重,这一整年的绩效工资没发,奖金也发得少,其他县发1万多元的目标考核奖,他只收到6000元。

他算了一下,绩效加目标考核,他被拖欠两万多元。最近几天补了一部分,他推测是因为这则通报。

这是一则刊发在中国政府网上的通报,全文3363字,分列七大问题,罕见直陈一个地方政府严重拖欠教师工资补贴问题,甚至连困难学生的生活补贴都截留。

通报显示,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获知投诉线索后,国办督查室派员赴大方县明察暗访,发现该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同时发现,大方县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消息一经发布,不仅在杨成的微信群,全国舆论都炸开了锅。

另一名小学老师陈凌也在那天收到了信息,他没有太兴奋,觉得这是“早晚的事”。在他眼中,国务院通报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

2020年五六月份,有老师将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链接转发到微信群中,杨成看到之后,开始在上面反映情况。一开始,他没抱太大希望,觉得反映了也没用,但还是试了试。之后,他再将链接转发给了其他老师。大家都没商量,各自在平台上陈述相关情况。

直到两天前,他们等到了结果。

杨成属于被拖欠较少的受害者。在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