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南丨“耐咀嚼”,是旧诗的生命力

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一贯努力发展新诗的闻一多,何以晚年却“勒马回缰作旧诗”?

闻一多。

此所谓“旧诗”,包括诗、词、曲等韵文在内。而所谓“耐咀嚼”,是指那些大家、名家的韵文,千百年来,不断地有人作注释。这些注释,正说明这些作品最耐咀嚼。以唐代李白、杜甫为例,他们的韵文全部或选集,历朝历代,不断地有人注、疏。在这一过程中,不停地或深入发挥、或彼此争鸣。这正是耐咀嚼的体现,表明了这些作品从思想内容到艺术技艺的无穷魅力。

其所以能如此,《虞书·尧典》:“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做出了卓绝古今、莫能改易的定论。它最能说明“耐咀嚼”的含义,而这正是旧体诗的生命力之所在。

本来,千百年来,在皇权统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