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里看产业新城: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幸福样板

产业新城虽然以“产业”立名,但决不是将那片土地的文化更名。

你是哪个圈子的人?

放在过去,这答案取决于你的职业、收入、爱好和朋友等等。如今,城市也将是这个问题答案的一部分。

你毕业选择去深圳,朋友会说珠三角商业氛围好;去苏州,会问你包邮区的同事隐形富豪是不是特别多;到了天津,在北京的老同学也会跟你约饭……交通发达,扩充中的城市开始由点连成片,人们真的开始用都市圈思考问题。

最近,腾讯微视推出的“浪”在都市圈挑战赛引爆了社交圈。那些生活在都市圈的人们或用镜头记录下都市圈吃喝玩乐工作休闲的方方面面,或讲述着城市与人生、与梦想的故事。

挑战赛里的那些短视频,还有一个令人惊喜的发现,那些曾处于一线城市五环外的县域,或者两个核心城市之间的地带,没有被同质化,反而被鲜明的“标记”出来。 

很多视频在都市圈产业新城取景拍摄,透过镜头我们看到了:新洲夜市的美食、霸州文化名城的古与今、固安科创之城的魅力、中国好声音录制地嘉善的美景……

嘉善产业新城嘉善越里 

对,我们记住一个关键词:产业新城。在都市圈化的过程中,这些曾经的外延或中间地带,并没有因新建的大楼和宽敞的公路被“合并同类型“,反而在圈里因特色而成了贡献多元价值的角色。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表示:“除了产业和经济收益外,我们也在越来越多的产业新城和特色小镇案例中发现,大家都开始普遍关注项目所在地的文化传承、生态治理、社会建设等问题,而且,这些问题都被普遍前置。”

产业新城虽然以“产业”立名,但决不是将那片土地的文化更名。产业新城不仅要让人看得见脚下即能致富有路,还得拥有绿美亮净的生态底板,更得叫人“记得住乡愁”。

规划是门硬功夫 

并不是所有都市圈的辐射区域,都能天然成就产业新城。要成功往大了说叫“要有格局”,往具体了说就是“要有科学的规划”。

就比如说,被戏称为“北京七环外”的固安。它距离北京天安门50公里,距离雄安新区50公里,距离北京大兴国际机场10公里,距离天津城区85公里,地处京津雄黄金三角核心腹地。从天安门到雄安,固安位居重要节点位置。依托天安门南中轴发展方向和北京向外“京保、京雄、京津”3条发展轴线,大北京向南发展趋势凸显要义。

2002年,华夏幸福与固安政府合作开发固安产业新城时,那里还仅仅是一个农业县,没有像样的城市环境,也没有拿得出手的工业。经过18年的持续发展,彼时的农业县固安,在产业新城“产城融合”发展的带动下创新蜕变,成为京南一颗璀璨的明珠,正在向着科创城市迈进。

固安产业新城

固安的成果并非偶然,而是源于参与者华夏幸福创新探索出产业新城模式。建设之初,华夏幸福集聚全球智慧,邀请来自9个国家和地区,40余位城市战略、产业研究及空间规划方面的大师,将国际成功经验和区域实际情况相结合,勾勒未来发展图景。华夏幸福十几年来通过产业升级不断促进固安城市跃进,带动高端产业入驻,构建了高科技研发制造与高端现代服务业协调发展的313产业体系。“一张蓝图干到底”,不仅体现在产业发展、打造优秀的城市底板上,还体现在城市配套的商业、教育、公园等方方面面的发展上,支撑着固安更好地向着科创城市的未来迈进。

这一模式后来被总结称为开发性PPP,是一个成熟而又有巨大潜力的区域开发组织模式。通过“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开发性PPP市场化运作机制,华夏幸福提供规划设计、 土地整理、基础设施建设、公共配套建设、产业发展和综合运营六大服务,为合作区域量身打造出一套可持续发展的综合解决方案,实现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在华夏幸福打造产业新城的逻辑里面,规划不仅是一门软科学,更是一门硬功夫。为确保产业新城高站位、高标准、高起点建设,华夏幸福坚持规划先行,科学定义产业新城城市发展模式新内涵。 

再以南京溧水产业新城为例。华夏幸福在溧水产业新城的定位和设计上有两个维度的创新:在定位方面,它定位在南京等大城市的周边,可以有效缓解城乡区域差距,带动大城市周边的区域经济发展;在示范项目的设计上,项目还可以有效缓解大城市人口带来的各种压力,使得城市资源进一步向外围释放。 

华夏幸福产业新城开发性PPP模式在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全国15个核心都市圈县域成功复制,带动所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提高城市居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每一公里就拥有一座公园”

无生态不新城,绿色生态是华夏幸福打造产业新城的标配,甚至是底色。

在参与的各产业新城的建设过程中,秉持着绿色“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华夏幸福在着力美化环境的同时,也致力于让产业新城居民舒适地生活在其中,同美好环境融为一体。

固安是国家园林城市,被称为“每一公里就拥有一座公园”。在产业新城多年城市生态底板的打造下,目前,固安全域共有18座城市公园,600万平方米绿化覆盖,125公里林荫跑步道,再加上固安南部自有的世界四大富热田温泉资源,固安可谓生态休闲环京领先。

最具代表性的万亩花田步行公园、孔雀大湖公园、滨河生态运动公园、中央公园等很受市民的喜爱。它们是固安产业新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本地市民来说,出门就逛公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与固安产业新城类似,经过四年的精耕细作,位于黄河北岸的武陟产业新城已成为焦作市“南北双城”“两山两拳”示范带的建设支撑和全省产城融合发展的典范。武陟产业新城在规划之初,就着力进行生态水系打造。

如今,在武陟产业新城高铁新城核心区已建成的2公里水系,串起了龙泽湖公园、凤仪湖公园、城市规划展览馆等一批重要配套,再加上郑北大道、管网线路等基础设施,产业新城内逐步呈现内联外通、水道引领、绿水与城市融合的新形态,“北岸水乡”初显格局。

武陟产业新城龙泽湖公园

“一区一策”量身定做 

产业新城要想行稳致远,发展因地制宜的合适产业是关键中的关键。

华夏幸福聚焦于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汽车、航空航天等十大产业,制定了“一区一策”“一群一策”“亮点大项目招商”产业发展生态体系。

对于霸州,华夏幸福站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服从服务雄安新区建设的大框架下,对其开始重新审视产业定位和发展思路。作为都市圈产业外溢承接地和新科技崛起中心,霸州定位京津雄高端产业腹地,生态健康服务中心,逐步形成了以都市食品、智能制造装备、新型显示为主导的产业集群。

如今,霸州都市食品产业园依托产业集群模式,聚焦“中国品牌食品产业高地、环京食品产业转移首选地、首都新机场航食后援基地”三大定位,吸引了益海嘉里、稻香村、新辣道、海底捞等知名企业35家,累计总投资超过120亿元。

不再是偏安于一隅的沉默文明

在方塘智库看来,产业新城建设所蕴含的产业培育、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体系和社会治理体系建设都是能从根本上实现县域既有体制和产业体系的转型与升级,这都使得县域的崛起,不再是偏安于一隅的沉默文明。

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文明创建成果就是固安志愿者。固安县在产业新城志愿服务的积极倡导下,正在逐步成为中国第一座县域志愿者之城。

中央团校教授江汛清表示,固安志愿服务在几年的实践过程中发展迅速,已经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模式和打法,这种机制得益于京津地区先进的志愿理念,现在固安这种分享与传承,也体现了“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精神。华夏幸福结合区域实际,制订实施方案,开展志愿服务。“幸福志愿者”汇聚原住民、新居民、产业工人等力量,截至2019年底,幸福志愿者总数超过15000人,发布志愿活动1300多次,服务人群超过57000人次。

固安幸福志愿者

无论是打造产业生态还是雕刻精神文明,华夏幸福都在强调“人本”,这是县域的能量得以被看到的原因,也是中国城镇化高质量发展的内核。 

当下,人们随着时代踏进城市化浪潮中,在“冰冷”的城市间,更多的人开始思考如何让一座城回归人心,开始尝试创造房子之外、人群之间的生活温情。 

都市圈化让人对地域的归属和认同进入新的阶段,城市大到消失了边界,内里的产业新城反倒给人更精准的定位,看得见的恒产给人恒心,多元化的定位予人选择的空间,缩短了个人与幸福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