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把脉 | 变味的教师节:恐惧下的礼物

普遍存在于家长群中的赞美与感恩,更多是来自一份对孩子的担心和焦虑,希望他们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也能过得好一些

(本文首发于2020年9月17日《南方周末》)

如何在教师节给老师们送礼,成了家长们的共同话题。 (视觉中国/图)

2020年9月10日,是让我印象最深的教师节。多年以来,印象中只为感谢师恩而存在的节日,突然有了工具化的作用,成为了一个送礼的“契机”。

今年9月1日,我家小朋友开始进入了上海市的一家公立幼儿园学习。一周后,如何在教师节给老师们送礼,成了家长们的共同话题。

在是否需要送礼这件事上,是没什么讨论空间的,它是一种共识。难的是,送什么、价值几何,以及如何送出去……这些操作层面的问题。

这种角色的逆转还要从9月1日说起。在此之前,我们把孩子送去了家里附近的私立托班,均价每月四五千元。托班期间,老师和院长普遍带着春风化雨的态度耐心对待家长的种种质疑和不满,每天上传孩子们吃饭、睡觉、上课的视频和照片。

但是这种权力关系从正式进入幼儿园起开始逆转了。家长群中,老师每有发言和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