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动刀:三名声乐教授被带走之后

“艺考圈子中,高额培训费和贿金的界限十分模糊,只要严格由中间人操作,涉事教师就不会引火烧身。”

按照圈内潜规则,如考生行贿后未拿到艺考合格证,将获得全额退款,一旦拿到,无论最终是否录取,都不会退款。“不少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家长找到机构要求退款,机构无奈之下参与了举报。”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川音校考中的评委结构的确可能有所调整。川音艺考现有制度中,七名评委中仅有两名校外专家,这一比例将大幅提高,并将专家范围扩大到省外。

(本文首发于2020年10月22日《南方周末》)

2020年9月,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 (南方周末记者 李玉楼/图)

2020年9月25日,170多名声乐新生来到四川音乐学院。他们谈论着这里走出的校友谭维维、李宇春们,又议论纷纷,就在刚过去的暑假,声乐系被带走了三名教授。

6月30日至7月10日,声乐系教授杨婉琴、费莉和邓芳丽先后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经济观察报》于8月初报道称案涉艺考招生腐败,四川省纪委监委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三人正在接受调查。

这是继2016年吴李红案和2015年柴永柏案后,川音近年来第三起涉招生腐败案件,其中吴李红曾任该院声乐系教授,柴永柏则是该院党委书记,两起案件都曾轰动艺考界。

时至9月下旬,川音进一步加大艺考改革的消息在艺考圈中流传,一些号称能交钱包过的培训机构今年表示不做川音的业务。

“今年我们采取了一系列的艺考改革举措,专业复查是验证其有效性的重要一环。”四川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部长雍敦和在9月上旬如是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希望借由改革契机,使川音成为最公平透明的音乐类院校,这一切还有待考生和社会各界的检验。”

雍敦和所说的是开学后一周,新生接受专业复查——这是川音历年的保留项目,有心的老师会借机挑选好的苗子,但往年,鲜少有新生因复查不过关被取消入学资格。

改革或与2020年暑假席卷川音的这场反腐风暴有关。

举报短信

导师费莉三个多月前被带走后,原本热闹的师门微信群突然沉寂下来。“同门只能私下相互打听消息。”声乐系学生张安说。

费莉的琴房位于川音主楼801室,紧挨着民族声乐系办公室,门上还贴着泛黄的老课表——2019年秋天,费莉每周一、周二都会在这里一对一指导学生,从11:30到20:30,歌声不时传出。

而在9楼排练厅,每周五上午,她的同事、时任民族声乐系副主任邓芳丽则会上一节声乐大课,这是一门颇受川音学生好评的课程,“一些没选课的同学也会去旁听”。

这堂为期半个学期的大课,可能是这位青年歌唱家在川音讲台上的绝唱。

时间回到5月中旬,不少川音教师都收到一条群发的举报短信。

举报直指声乐系招生腐败——“2018年底,按省外考生每人18万的标准,收受一百三十余名考生近两千万现金”,“实行统一标准,统一管理,统一打分,统一分配”,“2020年,收费标准上涨为25万”。

举报末尾还预告了续集,包括“考研黑幕”、“专业敛财”、“流行帝国”、“学术造假”等等。然而,没有人再接到续集,2020年9月,南方周末记者拨打发送短信的手机号,该号已经停机。

发信人销声匿迹,但短信无疑搅动了川音上下的心绪。

5月18日,四川音乐学院党委会学习了《四川省纪检监察机关查处诬告陷害行为实施办法》。会议提出“以刮骨疗伤的勇气,用铁的手腕大力整治严重败坏学校声誉、坑骗考生钱财的违纪违规违法行为”,同时告诫全校师生员工“自觉维护学校形象,珍爱工作岗位,真正认识到学校好则大家好,学校损则人人损”。

一则由川音声乐系官方公众号发布的推文显示,邓芳丽在会上发表学习体会,说:“一定珍惜当前学校发展的良好局面,坚决同一切歪风邪气作斗争!”截至发稿前,该推文已被删除。

“斗争”来得很快。6月中下旬,川音党委先后对声乐系和民族声乐系进行巡查,对外公开的巡查内容包括“教职员工在招生中遵纪守法情况”、“解决师生员工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

民族声乐系副主任正是邓芳丽此前的职务,2020年初,她调任声乐系副主任,两系关系密切,在招生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