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业”开始收费,女性难分土地
一场“议论最广”的宅基地改革

李宗泽认为土地问题无形中走入一个怪圈:“土地不够用,企业进不来,年轻人分不到。土地其实也很多,可大家宁可花钱找人清理垃圾,也不愿放弃宅基地。”

为了宣传宅基地改革政策,石婆固镇政府先后印制250多条横幅,并将宣讲政策音频材料发放到各村广播站,但收获的效果并不理想。

刘蕊无法理解,外界对“女生无法继承宅基地”质疑点在哪。正如在大部分石婆固镇的妇女看来,这甚至“称不上是一个问题”。

“老百姓在此过程中,也会强化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的特性,为宅基地确权奠定一定基础。”

(本文首发于2020年11月19日《南方周末》)

石婆固镇一个种满青菜的院落。村民宁可荒废,也不愿意放弃宅基地。村土地进入无地可用的怪圈。 (南方周末记者 苏有鹏/图)

在被问及宅基地收费一事上,石婆固镇的妇女比男人更沉默。2020年11月13日,一名在家里忙着剥花生的妇女,头也不抬地回答:“问我家男人。”

一部分原因在于,这个位于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西部的小镇,2020年10月16日出台了《致全镇广大群众的一封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这封涉及宅基地改革的信中,关于“一户一宅”的认证标准,赫然写有“农户有两个以上子女,但只有一个儿子的,认定为一户”。换言之,女性很难继承父辈的土地。

2020年11月10日,当公开信被媒体曝光后,“超占的宅基地需缴纳费用,一平米每年最高20元”的内容也引发更大讨论: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宅基地,怎么还要收费?

河南各地网友的意见在新闻评论区涌现,反对声一浪高过一浪。在新乡同城的热搜榜上,宅基地改革的话题足足挂了3天。

“我们既不是最早开始的,也不是做得最好的,但却是议论最广的。”延津县委宣传部部长杜亚东很无奈。2020年以来,新乡的宅基地改革从点到面逐步推行,全市不动产权籍调查已完成超九成。

这场改革早已在全国多地铺开。从2015年开始,为了解决农村土地问题,盘活闲置宅基地,国家相关部门已经多次发布相关文件。

“全镇9000宗土地,差不多有2000宗涉及超占、一户多宅。”石婆固镇党委书记李宗泽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宅基地改革势在必行。”

风暴眼中的宁静

位于平原地带的石婆固镇,有四万余人在此生活劳作。一条主干道横跨南北,衔接着延津县唯一的高速路口。

2020年11日10日,已经在镇里公告栏贴了快一个月的公开信,被人拍照上传至微博。其中涉及宅基地收费的规定,将网友情绪引爆。

信中提到,新划批的宅基地不超过167平米。据称,此项规定是依据《河南省实施〈土地管理法〉办法》来制定的:“人均耕地667平方米以上的平原地区,每户用地不得超过167平方米。”

关注此事的网友刘莉莉(化名),打小生活在河南农村。她判断:167平米完全不够用。“拿掉院子、放农机设备的地块,一家几口人住,够呛。”

让刘莉莉心里不是滋味的,是超出起征点的部分,每年还需收取有偿使用费。收取对象包括两个部分:“一户一宅”中超标准占用的和“一户多宅”中的“多宅”部分。

公开信称,以起征点为基础,一共分为五个层级:超出50平方米以下,每年2.5元/平方米,依次阶梯上涨,超出201至300平方米的部分,每年20元/平方米。超出300平方米的部分,则“建议村委会收回”。收来的钱并非要层层上交,而是“纳入村级账户管理”,用于村庄改造以及宅基地退出补偿。

不过,公开信在网络上引起的舆论风暴并没有波及小镇。当南方周末记者11月12日来到石婆固镇时,处于风暴眼中的小镇十分宁静。外地来的汽修工对改革内容一无所知,本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